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都深读孩子的秘密娶回的初恋诓了他两年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19:21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海都深读·第四十期

孩子的秘密

闽南网4月28日讯 “想上学吗?”

“不想。”7岁的泉州女孩小雨,低着头,眼眸左右转着,愣愣地回答。

“为什么不想?不想去学校,和小伙伴一起玩吗?”

等了半晌,只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小雨和8岁的姐姐,辍学在家快两个月了。

两人上不了学,倒不是家里人交不起学费,而是闹离婚的父母一直在折腾。

爸爸阿海和妈妈阿丽,一起走过了20个年头,结婚的第14年,生下大女儿小清。两人的关系,慢慢不和。

2013年,少不更事的女儿和小伙伴分享:“我有两个爸爸”,藏在孩子身上的“秘密”让他心凉:亲子鉴定显示,两个女儿都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2014年,法院判准阿海和阿丽离婚,两个女儿由阿丽抚养。

婚是离了,事情却没完——

担心阿丽会去学校办转学并接走孩子,阿海一家决定让孩子暂时辍学在家。

而另一方面,判决半年来,迟迟未将两个女儿送到阿丽处,因拒不执行法院判决,阿海被司法拘留15天。

10天前,阿海获释。他低着头,想再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粘在牙缝,磕磕碰碰不成言语。另一头,看着上不了学的孩子,阿丽担心又着急。

而孩子,往往就成为任何一段破碎的婚姻中,最无措的人。

(本期深读故事人物均为化名)

娶回的初恋诓他两年多

离婚后,陈龙还保留着两人的结婚证

两场官司打下来,90后奶爸陈龙直呼心好累。

4月15日,泉州中院送来了一份长达5页的判决书。这份终审文书,维持了原判:陈龙和小燕夫妻感情已经破裂,准许离婚;小燕赔偿陈龙6000元抚养费,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儿子不是亲生的,我可以养。可恼人的是,孩子他妈不见了,小家伙不能上户口。”陈龙稚气未脱的脸上,显得忧虑重重。这不靠谱的婚,是离了。可麻烦的事,似乎刚刚开始。

能和初恋姑娘结婚,一直是陈龙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可婚后的这顶“绿帽子”,来得措手不及。当初,他正是冲着小燕怀上了,才选择和她复合。到了领证、办户口的节骨眼,竟得知孩子不是亲骨肉。“冤大头”当了两年多。

陈龙说,自己心里多少有了阴影,“以后,都不大敢和别的姑娘谈婚论嫁了”。

惊喜当爹

陈龙今年25岁,中专毕业,在南安上班。海都记者辗转与他取得联系,和他见了两面。小伙蛮清秀的,平时的生活就是车间、宿舍、食堂,三点一线。

“上学时没谈过,那时候老实单纯,见到女同学都脸红。”一落座,陈龙便开门见山,小燕是他的初恋。2011年9月,一次和同事唱K,和她初遇。小燕1.5米的个头,梳着长发,蛮顺眼的。

两人开始恋爱,不出一周,就住到一起了。甜蜜的日子,只持续了100来天。分手是陈龙提出的,理由是:小燕不肯工作,还贪玩,不适合过日子。尤其让他不能忍的是,“她和别的男孩自来熟”。

分手后,陈龙回老家工作,两人几乎断了联系。2个月后,小燕申请与陈龙QQ视频。她告诉他,自己有了新恋情,也怀孕了。但孩子是陈龙的。

“我挺挣扎的,为了不打扰她的新生活,我还是让她把孩子打掉。”陈龙说,对于自己的建议,小燕也答应了。

谁也没想到,时隔两年,他们的感情,出现了戏剧性反转。

2013年7月,小燕拨通陈龙电话,说自己当初没忍心堕胎,儿子壮壮已经1岁多了。“我很高兴,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陈龙说,母亲一直急着抱孙子,知道这事都乐坏了。 2013年底,陈父就张罗着,要到小燕惠安老家走一趟,商定彩礼的事儿。

真相伤人

对孩子的身份,陈龙有过质疑。只是,每次他提起这茬,小燕都赌咒发誓,一口咬定孩子是他的。就连陈龙的父母都这么认为,说壮壮的小脚丫,和陈龙小时候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是念旧情的人,也不想因亲子鉴定的事,伤了她的心。”去年6月17日,陈龙和小燕领了证。

陈龙每月工资3000元。小燕婚后没工作,陈龙把自己的信用卡给她,每月工资也归她。“我兜里就揣个一两百元,作为回家的车费。我妈有时看了心疼,会偷偷塞钱给我。”

壮壮一晃3岁,眼看就到了学龄,户口却还没上。按程序,婚前生子落户前,必须亲子鉴定。陈龙和小燕就抱着壮壮,一同到医院抽血化验。

鉴定结果显示,壮壮是小燕亲生的,但和陈龙没有血缘关系。

真相让陈龙失落,内心升腾着愤恨。

但这个结果,并没让小燕惭愧。“她反而开诚布公,说不喜欢我,不想跟我过了。”陈龙说,自己试着和小燕协商离婚。把孩子给她,让小燕补偿自己这1年多搭上的抚养费。

可小燕从此不见了。连惠安老家的父母,也不知女儿去向。其间,陈龙曾和她通过话,小燕也答应离婚,承诺赔偿损失,“但每次都是说说而已,始终不肯露面解决问题”。

爱恨交织

去年10月,陈龙将小燕告上法庭,起诉离婚。起初,法官想劝和这对年轻夫妇。但案件审理期间,小燕始终没出庭。

惠安法院一审认为,亲子关系司法鉴定意见书清楚表明,壮壮与陈龙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在没有其他证据反驳的情况下,足以证明陈龙与小燕夫妻感情已破裂,无法继续共同生活。

审理中,小燕也未到庭争取和好,法院调解无效,依法判决准许离婚。法院认为,因壮壮非陈龙所生,应由母亲小燕抚养,且应自行承担儿子抚养费。根据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等情况,法院认定小燕应酌情赔偿陈龙6000元。

由于小燕存在一定过错行为,侵犯了陈龙的合法权益,给原告带来了严重的精神创伤。根据小燕的过错程度、经济能力以及当地平均生活水平等综合因素考虑,法院酌定按1万元为宜。

去年年底,惠安法院一审判决后,陈龙以赔偿金额偏低为由提出上诉,被泉州中院驳回。

“孩子会叫爸爸了,我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也愿意继续抚养他。”其实,陈龙舍不得放弃这个孩子。

事到如今,对小燕这个初恋,他仍是爱恨交织。“如果她又回来了,说还想和我好好过,我恐怕没有抵抗力,还是不会拒绝。”

现在,陈龙心里还有块放不下的石头,他这个没有血缘的“爸爸”,没法给孩子上户口,但小家伙一晃就大了,没户口上不了学。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20年老夫老妻成陌路

阿海和女儿坐在家门前的石凳上聊天

“孩子的事,我们老人家没那个精力,已经不想再掺和了。”见到阿丽的父亲,他情绪有些激动。

老人家说的是阿丽和阿海离婚的事儿。

阿海和阿丽一起走过了20年,算是老夫老妻了,却从两年前开始,一直折腾着离婚。

婚是离了,事却没完——在今年4月初,因拒不执行法院判决,阿海被司法拘留15天。

亲人也弄不懂,阿海挺老实的一个好人,怎么就被抓了。

求助电话打进海都热线通95060,一对形同陌路的老夫老妻,从纷杂的往事中慢慢呈现。

童言无忌

4月10日,海都记者第一次来到阿海家。阿海的母亲、姐妹及20余名亲朋,挤在家门前5平方米的走廊上,几乎占满。

“他是无辜的,你说,哪有父亲留自己的孩子在身边,就被抓去关了的呀。”大厅里的一群亲友,纷纷打开了话题。

流言的开始,来自大女儿小清。“小孩子不懂事,跟同班小孩子说,自己在县城还有个爸爸。”阿海姐姐说,有个小孩子回家就问爸妈,为什么小清会有两个爸爸,而自己只有一个。大人一下子看出端倪,找到阿海母亲偷偷诉说,算是报信,也是核实“真相”。阿海家人找来小清,要问个清楚,村里头便已经流言四起。

那是2013年,小清已经6岁了。她与妹妹小雨,那时周末常到在县城打工的母亲租房住。“妈妈总是叫我们早点睡,然后就到另外一个房间,跟另一个男人睡觉”,阿海的家人复述那时候小清的回答,追问那个男人是谁,小清却摇摇头,只说男的胖胖的,头微秃,母亲总让她们喊他“爸爸”。

除了交代封口,阿海家人也悄悄带着两个孩子,到泉州东南医院做了鉴定。

医院出具的鉴定结果,不算太意外,却让阿海一家心凉了一截,两个女儿都与阿海没有血缘关系。

老夫老妻

在家属安排下,记者到拘留所探望了阿海。

回忆曾经一起的20年,阿海也承认,前面的14年,妻子几乎无可指责。放在邻居眼里,在2007年前,阿丽也算孝顺、懂事。

1993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两人16岁。“那时候只能说懵懵懂懂,一半是感情,一半也是被家人推着走。”阿海说,交往没多久,两人相互觉得对得上眼,便开始同居。第二年,顺理成章地摆了喜宴。

眼瞅着小夫妻身体健健康康,也正常行房,但阿丽的肚子却没有丝毫怀孕迹象,家里人也开始着急,特别是1999年,双方正式补办了结婚登记手续后,“只要听说哪边有不错的医生,我就会拉着她一起去”,在阿海看来,那时候阿丽的心,也是向着自己,她不会催,还经常宽慰他“别着急”、“再试试”。

不孕的尴尬,持续到了2006年。当时,两口子又打听到了一名治疗不孕不育的医生。问诊后,医生开了几帖中药,还有几粒红色药丸,“说也奇怪,药丸吃下去没多久,孩子就怀上了”,阿海回忆,这个消息,让全家为之一振。翌年初,小清出生,而后仅隔半年,阿丽又怀孕,2008年夏天,第二个女儿小雨也降生。

小雨出生后,阿丽性情大变,孩子两三个月大时,阿丽突然收拾行囊,到县城打工去了。此后,夫妻俩常因琐事起争执。

因房闹僵

两人关系急转直下,是在2010年。

那年,阿丽突然提出要在县城买房子。因为家人反对,阿海也更喜欢农村生活,便拒绝了阿丽的想法。这之后,阿丽又说过一次,阿海还是没答应。

在小雨两岁生日左右,俩人已经有点形同陌路。阿丽还是一样在县城打工,偶尔回来一两次,也会坚持与他分房睡,两个人在一起,往往没说几句,就开始拌嘴。

阿海的不少邻居,也证实了两人当时不和的情况。有一次,阿海的婆婆正打扫房间,阿丽让她帮忙打扫房间,她反问阿丽为何自己不扫,又问起常年在外作甚,两人争吵起来,阿丽也有些怒气,便应声在外找了男人。阿海听了,站起来就要打她,被邻居劝下才作罢。

记者多方尝试,通过电话联系到了阿丽。对于阿海,阿丽不愿多说,“走到这一步,说什么也没用了”。

2013年底,阿丽接到法院打来的电话,愣了10余分钟,“他们(法院工作人员)跟我说离婚的事,我还以为是诈骗分子”。

至于非婚生子,阿丽说,当时是夫妻双方商量的,因为十余年无法生育,阿海口头提出让她“借种”生子,“要是真的想外遇,为什么要等14年”,阿丽说,这种事本来就已经很难启齿,更遑论立下字据,这也让她在离婚时饱受被动。

不过,被问及与那名婚外男子的关系,阿丽表示,此属个人隐私,不愿提及。

对于2010年左右提出的到县城买房的事,阿丽也承认。她说,自己常年在县城打工,一方面是工作便利,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未来,包括孩子上学、医疗水平等,县城都好过农村老家。但就在这时,夫妻对未来的规划,出现了几乎无法调节的分歧。

两年波折

关系僵化,孩子非亲生,这些让阿海萌生了离婚的想法。

2013年10月31日,阿海向法院起诉离婚,但在“家人劝说下”,40天后又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撤诉的理由是“双方拟庭外和解”。

阿丽父亲说,“我跟他(阿海)爸,以前是同学。”协商最初,双方情绪还算缓和,阿海方面提出5个条件,孩子一人一个,“就是有一条我不同意,说以后永不往来”,这意味着两姐妹永难相认,“人都有感情,怎么可能这么绝”。

阿丽说,协商开始,她也同意孩子一人一个,愿意净身出户,但就是“不再往来”这一条,让她无法接受,“都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受过多少苦就有多少感情,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

这一点,也让双方进入僵局,加上阿海方对索要抚养费的执著,让私下的协商,直接谈崩。

2014年7月,阿丽向法院起诉离婚,同年11月14日,法院判决双方离婚:两个女儿由阿丽抚养,阿丽给予阿海30000元精神损害赔偿,至于阿海所诉求阿丽返还抚养费一项,法院建议其另行主张。

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阿海已向法院起诉,要求阿丽返还包括两个孩子出生至今生活、教育、医疗等“抚养费”,总计9.3万元。

阿海说,虽然两个“女儿”都并非自己亲生,但多年的感情让他根本无法割舍,所以判决近半年来,才迟迟未将女儿送到阿丽处,也换来了他被司法拘留。

为何不愿将孩子送到母亲处,阿海的家属理由有三:一是阿丽脾气差,怕把孩子带坏;二是孩子不愿意,家人也不舍得;三是阿丽方面抚养费一分未给,不可能白白帮忙养了孩子。

同样,阿丽最担心的,还是孩子的问题。小清和小雨已经辍学,阿丽认为,目前这个局面都是阿海方面导致,因为坚持索要抚养费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孩子夹在中间,最是受苦。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能否成为一生的秘密

出轨,常是婚姻撕裂的导火索。以泉州某基层法院为例,该院相关人士透露,一方因怀疑另一半有婚外情,指责孩子不是亲生的,而诉讼离婚的,有近1/3的案例,最终都会被医学鉴定证实。近年来,泉州两级法院离婚案件逐年上升,其中以婚外情为诉讼理由的,占有相当一部分比例。

这类离婚案例,也带来较为复杂的法律、伦理问题,如孩子的归属问题,财产的分配问题等。而当法官一锤定音,一切已成定数之后,终极问题又随之而来,那就是,如何减少“出轨”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又或者如何让孩子在一个正常的环境下成长?

孩子归谁

一方出轨,往往就代表婚姻关系走向尾声。不过,对于出轨,男人和女人的态度往往又不太一样。

泉州市妇联权益部主任陈春梅说,就她这些年来接手过的婚外情调解案例来看,大多数妻子,出于对孩子、家庭等因素的考虑,虽然对丈夫的出轨表示愤怒,却最终能够达成谅解,甚至有些能够接受丈夫与情人的非婚生子,给予相当周全的照顾。

而男人,往往就不像女人那样大度。发现妻子出轨后,尤其是妻子与外遇生下孩子后,男人们第一反应就是离婚,而且通常没有调解的可能。男人们十分介意妻子对自己的不忠,即便调解和好,也常常埋下家暴的种子,转化成另外一种家庭危机。

虽然男人们对于妻子的忠诚十分介意,但对孩子,由于已经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甚至是好多年,有了较为稳固的父子(女)感情基础,因此,即便知道不是亲生,许多男人也不愿放弃。

法律界人士透露,根据一般判例,在类似的离婚案件中,因为男方与孩子不具有血缘关系,孩子大多数被判由母亲抚养。当然,考虑到实际存在的“人情”,以及母亲的实际生活情况,也有一定的可能判给男方。

福建联合信实(泉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燕说,根据规定,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但若母方有抚养条件但不尽抚养义务,或者双方已协议好等原因时,孩子可随父方生活。

对于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如果父母双方都不愿放弃,假如一方已经丧失生育能力,或者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不利于孩子成长等,都可以作为优先考虑的因素。对于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则应该考虑该子女的意见。

未来的路

不管孩子最终判给了谁,一个家庭的破裂,孩子始终是最受伤害的。他们将面临着单亲、不完整的家庭关系,面临父母双方可能的纠缠,甚至在以后的生活中,很可能会成为同龄孩子嘲笑、欺负,被人议论的对象,不少孩子因此留下心理阴影。

如何减少对孩子的伤害?泉州心怡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徐雪娜建议,首先是当断即断,父母双方应该摆正心态,将成年人之间的矛盾和问题,尽可能地引导到自己身上,不要将不幸婚姻带来的消极悲观情绪,转嫁到孩子身上。

孩子对家庭、社会的认知都来自于成年人,包括父母双方、亲戚、厝边邻居等,在处理对待此问题时的行为和语言,会直接影响到孩子。因此,不要在孩子面前指责另一半,不然会导致孩子无法树立对父母亲的正常认识,无法形成对家庭观念和社会的正确认识。更不能以孩子为工具,对另一半进行要挟,这样会让孩子暴露在矛盾的中央,可能会对孩子的心灵造成严重的扭曲,导致孩子安全感的缺失,甚至形成边缘型人格障碍。

从业6年多的徐燕律师,接手过一例这样的离婚案件,她曾与获得孩子监护权的女方商量过,在孩子成年之前,不会向孩子透露离婚的细节,“甚至要成为一生的秘密”。

当孩子受到伤害后,徐雪娜与泉州市心理咨询协会副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郑晓森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作为家长,这时候一定要表现出足够的担当,给孩子更多的关怀,才能让家庭和孩子共同走出阴霾。

首先,家长一定要及时调整自己的情绪状态,开始新的生活,用积极的心态感染孩子对生活的态度;

其次,要在心理上给孩子更多的关爱,如了解孩子的想法、学习、交往圈子等,更多地创造与孩子交流的机会,让孩子感受家庭的温暖;

第三,在是否与孩子坦诚离婚事实的问题上,要根据孩子年龄的大小、性格特征、成熟程度等,选择在什么样的时间和什么样的方式告诉孩子,从而求得孩子的理解,共同面对现实,承担责任并克服困难。(本期执行 海都记者 张凯航 韩影 夏鹏程 实习生 吴智明 编辑 沈桂花 刘荣寅 视觉 方立祺 肖美瑞)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据市民爆料,11点多,惠安一中发生一起案件,一名高三年文科17班男生在拿剪刀捅伤一名文科班16班女生后自杀身亡。

女生伤情严重,被送往惠安县医院。

据悉11点多,刚考完试就发生该事件。

13时多记者赶往惠安县医院二楼手术室外,女生正在接受抢救。家属在外面焦急等待,学校方面也赶到医院。院方从市区调来专家加强抢救。女生伤情严重,气管被捅破,后脑受伤。

据称男生在学校将女生捅伤后跑出学校,来到隔壁小区,在东盛2栋一楼上二楼转台,男生自杀身亡。事发楼下已经拉起警戒线。

男的姓张,19岁。据称,事情发生在上午十点多惠安一中校内,女子受伤,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清楚。后张某被发现倒在离一中校门几百米外,东兴商住楼二楼的转角地方,已经身亡。附近居民称,十一点左右,一住户要上楼时,看到张某倒在地上浑身是血,手上还有利器,吓得跑出来叫人。附近居民立即报警。

中午1点40分左右,张某父亲跑到现场后,情绪一度失控,瘫倒在地痛哭不已,喊着“我一个大的没有了,现在小的又没了?我得看他最后一眼”。

张某就读惠安一中高三16班。女子陈某就读17班,是学校的“实验班”,成绩很优秀,目前还在医院抢救。(记者林加华、吴嘉晓、许文龙)

后续报道:

闽南网4月25日讯 据海都记者了解,两人都是高三学生,女生读的是实验班(快班),当天上午学校组织周考。校方称,监控视频里看到,考完试后,女生牵自行车要回家,男孩突然敲击她后脑,并在颈部划了一刀。目前,女生暂无生命危险。家属称,两人也是初中同学,但不知道有交集。(海都记者 张凯航)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据泉州广播电视台消息,中共福建省泉州市委书记黄少萍(女,1959年1月生)因病于4月25日子夜时分不幸逝世,享年56岁。

黄少萍

延伸阅读:福建省泉州市市委书记黄少萍简历(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泉郡同悲 各界深情吊唁少萍书记

4月25日,黄少萍同志因病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悲伤的气氛弥漫了泉州城。人们说天堂无病痛,故里有政声;说她是最美泉州女儿,是泉州文化的保护神。

昨天上午一大早,泉州宏福园一号告别大厅内,伴随着阵阵哀乐,泉州各界上千市民赶来吊唁,他们中,有的与她生前有过点滴交往,有的则从未见过面。他们有的开车、打车来,有的则骑自行车、步行而来。告别大厅里放满了各界送来的花圈,因为太多,有的只能放在厅外。

悼念大厅,两位前来吊唁的女士沉浸在悲痛中。

六旬夫妻一路骑行 特地赶来看望书记

一身蓝色骑行装扮,额头上微微冒着汗滴,一行两人静悄悄走进灵堂,对着书记遗像,深深三鞠躬,又悄悄退了出去。

昨天下午3点,一对家住市区的老夫妻,特地从家中骑着自行车,赶十公里路,来到宏福园,只为了最后再看一眼泉州父母官。“发自内心的,不夹杂一丝念想,送她一程。”站在灵堂外的走廊上,这对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夫妻说。

“书记确实是难得的好官。”王姓阿姨说,“我们家离书记老家不远,一次在超市买东西时,遇上了,她还主动和我打招呼。”王阿姨回忆说,当时的少萍已是副市长,“她还问我是不是家在北门新街一带,其实,平时我们并没有往来,没想到书记这么细心!”

临时取消出游计划 三姐妹伴哭送书记

“虽然我们从未和书记当面见过,但得知书记去世的消息后,感到非常悲痛,专门来送她一程。”市民邱传婷说,她和朋友高丽萍、陈碧莲一起,在几天前就打算这周日出游。听闻书记去世的消息后,她们临时改变了主意。

哀乐响起,三位姐妹伴拿着早上刚买的百合花,献到了书记灵前。

邱传婷等三人均是自由职业者。她们说,书记作为地地道道的泉州人,为保护和传承泉州文化立下汗马功劳。“她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吧。”说着,三人眼泪夺眶而出……

“看到早报上发的那张照片,她抱着那个自闭症儿童,那么的慈祥,像母亲一样。”陈碧莲一时哽咽地说不出话。

她是我们尊敬的领导 也是我们敬爱的大姐

下午2点,一名中年妇女来到黄少萍的遗体前,站立默哀,鞠躬,磕头,然后抹着泪走出灵堂。

她叫陈美銮,福建省侨办原工作人员,现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工作人员。她说,她曾和黄少萍在省侨办共事三年,黄少萍既是上司,也是朋友。在福建省侨办工作期间,黄少萍爱岗敬业,兢兢业业。

“她总是告诉我们,‘侨务工作者要无私,要用心,要以心换心,一心一意为侨胞服务。’她对侨务工作热情,充满激情,她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她平易近人,就像大姐或母亲那样关心大家。在我们心目中,黄少萍书记是我们尊敬的领导,也是我们敬爱的大姐。”

曾经的同学赶来吊唁

旅港泉州乡亲 怀念少萍书记

下午2点半,几位从香港赶来的客人到了灵堂。

他们是香港福建商会理事长、香港泉州慈善促进总会会长骆志鸿先生,香港惠安同乡总会会长、香港泉州慈善促进总会常务理事骆志平先生和香港惠安同乡总会名誉会长王主帅先生等人。

骆志鸿说,黄少萍非常关心在香港的福建侨胞和泉州乡亲,支持香港泉州慈善促进总会的发展,她牵线搭桥,促成了在港的泉州慈善促进总会和泉州慈善总会的合作。

今年春节前夕,黄少萍还表示要参加今年7月举行的香港泉州慈善促进总会的新一届董事局就职典礼并做主礼嘉宾,大家为此都很高兴,但没想到竟传出她逝世的噩耗,旅港的泉州乡亲们都非常怀念她。

她就像是邻家姐姐 鼓励我们投身公益

下午3点多,泉州市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赖金土率领志愿者代表,在黄少萍书记的灵柩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许多人也许不知道,泉州青年志愿者协会首任会长正是黄少萍。

1995年,时任泉州团市委书记的少萍书记牵头成立了泉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在她的感召下,20年来,协会已经发展成一支具有20多万会员的大队伍。

去年12月5日正值第29个国际志愿者日,泉州市青年志愿者协会召开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少萍书记寄语青年志愿者,青年志愿者行动是一项高尚的事业,体现了中华传统美德,并鼓励广大青年积极投身公益事业,在帮助他人、奉献社会中收获成长。

“任职前,少萍书记曾找我谈过话,特别随和,感觉她就是邻居家的大姐,她一直鼓励我们去推广青年志愿工作。她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以后我们会以她的寄语为方向,努力做好青年志愿工作。”赖金土说。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隔膜阀

浆料阀

气动阀门公司

高压截止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