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京业余电影协会7年拍200多部短片【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59:46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陈光在指导演员拍摄。

陈光和他的团队。

中国江苏网7月18日讯 他叫陈光,70后,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一个生活在南京的广西人,现任南京业余电影协会会长。“为什么让我当会长?可能我在这个团队里最‘业余’吧。”说完,一阵爽朗的笑。7年时间,拍摄200多部短片,从他镜头里走出的群众演员如今成了多部热门剧里演技备受肯定的“老戏骨”。

说到电影,这个非科班出身的中年汉子,眼睛都是亮的。他告诉记者,自己对电影的兴趣缘起小时候。那时的他,痴迷一本叫做《大众电影》的杂志,杂志里介绍的每一部电影,电影中记录的每一个光影与画面,每一个人物与服装,无不拨弄着他年少的好奇心和求知心。可以说,上世纪80年代的老电影旧时光浸润了陈光的整个童年。

“记得看《孔雀公主》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剧组里有一件穿了就能上天下海的‘孔雀羽衣’,不然,他们是怎么把电影拍出来的?那会儿特别想去看一下。”可是,陈光对电影的热爱一度停滞在了上世纪90年代。那年,结束了高考的陈光在从医的父母要求下,只得暂时搁下喜爱的电影,选择进入中国药科大学就读。他告诉记者,当时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如今早已经云淡风轻,“在那个时代背景和家庭氛围下,既然没法反抗,就只能去接受,去适应。”

创办业余电影协会,“草根班底”拍出电影

幸运的是,时隔20年,陈光的电影梦不仅被唤起,而且得以实现。2010年7月27日,已经37岁的陈光与6个电影爱好者共同组建了“南京业余电影协会”。“当时创建协会,是想把南京所有热爱电影的人聚集在一块,互相帮助,一起探讨。据我所知,南京的电影爱好者不在少数,可爱好电影简单,拍摄电影不易,想成为一个导演,你不仅要有一个‘银行’,还需要有一个队伍。”

协会创立之初只有7个人,陈光笑着说这个“草台班子”里有警察,有博物馆工作人员,有电影厂的退休职工,还有他这个“卖药”的,“刚开始,拍一部短片最大的困难在于缺乏专业人才。那会儿我想拍摄一部关于城市邂逅题材的短片,可协会里几乎没人懂电影的后期制作,我只能通过跑剧组去‘蹭’这方面的行家。”那个时候的他,几乎跑遍了全南京正在拍摄影片的所有剧组,通过在各个剧组里帮忙打下手,陈光一边结交朋友,招揽人才,一边也将电影的拍摄流程默默记下。最终,他好不容易拉起了一个十几人的制作团队,经过5天的拍摄,制作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地铁便利贴》。

除了人才难得,拍摄作品的资金问题也一度愁坏了他。为了省钱,陈光揽下了剧本创作、编剧和导演一职,“跟妹妹借相机,向单位借灯光,剪辑和演员全是自己人,一部戏拍下来完全零成本,大家最后一块儿吃的那顿杀青饭是拍片子最大的花销。”

正在构思一部以“云锦”为主题的影片

当记者问及“拍摄的短片里有没有南京元素”时,陈光说,在他的作品里,“南京”是唯一绕不开的永恒主题。“我是个在南京待了二十多年的广西人,对南京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并且我们协会里也大多都是土生土长的‘老南京’,这些人熟悉南京的每一个角落,一点一滴。”本土方言、地标建筑、秦淮小吃,这些标志着南京印记的文化元素都是陈光电影里的“常客”。平日里对自己十分“抠门”的陈光,却舍得花钱请白局艺人客串自己的短片,只为“有南京味儿”。

陈光还透露,最近正在构思一部以“云锦”为主题的电影长片。陈光说,制作云锦工艺的神秘织工,云锦纹样图案的设计和配色,抛开浮华埋头坚守工艺的年轻人心中所想,乃至云锦这种传统手工艺在现代文明冲击下如何做到坚守和传承的,他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敬意。“云锦只是一个载体,希望通过对这个载体的拍摄去展示它背后的故事。我想在片子里看到冲突和人性。”陈光表示,自己未来会多花些时间筹备这部长片,“哪怕拍上几年也不怕,要好好拍。”

拍摄200多部短片

不考虑“去业余化”

拍电影,看上去光鲜亮丽的事儿,实际上用陈光的话说却常常是“囧态百出”,尤其是他们这样的“草根班底”,在几乎没有任何资源的情况下,“要维持这个‘小社会’的运转可谓是耗尽心力”。

陈光告诉记者,拍片时他们几乎是每时每刻都要应付各种意想不到的状况,有时候是到地铁站这样的公共场合拍摄,没有提前打报告,差点被“驱逐”。“最主要的还是没有场地,我家是出境次数最多的场景,平时连让大家交流拍摄心得、培训拍摄技巧的场所都没有”。

就是在这样什么都匮乏,捉襟见肘的状况下,“南京业余电影协会”创办7年,拍摄出了200多部短片,规模也由最初的7人发展成为两三百人的大团队,来自各行各业的电影爱好者在这里结识,一起体验电影带来的新鲜和喜悦。“团队形成规模后不少朋友建议,让我把协会名字中的‘业余’两字给去掉,但我又会问自己,我们这帮人不为名,不为利,那为了什么聚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这种‘业余’的精神,这种虽然非科班但是对电影执着的热爱,我们又怎么会聚在一起?”陈光说,也许“业余”就是他们最鲜明的标签。

团队藏龙卧虎,有人还拿到“龙标”

虽然陈光一直强调自己和团队的“业余”,但是这个草根班子里却不断走出一些“专业人士”。和陈光一起组建协会的王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大毛(王飞)是我们协会最早的组织者,我们通过豆瓣、QQ群上的交流成为好友。”据陈光介绍,王飞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在校主修戏剧与文学专业,2008年毕业以后,在南京电影制片厂里担任摄影师。“大毛学的是戏剧与文学,但在剧组里干的却是摄影师的工作,专业与工作的契合度不高,他不愿意被工作所局限,可能就是他当初找我一起拍电影的原因吧。”王飞除了日常与他们一起拍摄电影,还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老本行,几年如一日地做着剧本创作。就在去年,王飞拉到了投资,将自己所写的剧本制作成片,而他自己也在一个世界A类电影节中入围了青年导演单元,影片还拿到了“龙标”,将在国内院线上演。

半世界之旅破解版

太古神王破解版

全明星大乱斗特别版

幻灵仙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