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中生卖肾买苹果黑中介均系主犯

发布时间:2020-06-29 18:50:00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黑厂家

庭审持续到昨晚10时30分,检察机关指控5名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害人提出了227万元索赔要求

记者 李广军

iPhone和iPad值得用一个右肾和三级伤残的身体去交换吗?安徽少年小王(化名)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昨日,引人关注的“高中生卖肾买苹果手机案”在郴州市北湖区法院一审开庭。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何伟、尹申、唐世民、宋忠于、苏开宗故意伤害被害人小王的身体致其重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5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根据指控,这5名被告人在案件中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

在庭审中,小王的代理人还对5名被告人及其他几名参与手术的医护人员、2家单位提出了227万元的民事赔偿要求。经过一整天的开庭后,该案在昨晚10时30分左右结束第一天的庭审,今日将继续开庭审理。

案情回放 黑中介自组团队做起了手术

受害人小王是安徽人,1994年3月出生。读高中的小王沉迷于电脑游戏,2011年3月,父母为了防止他玩游戏荒废了学业,将他的笔记本电脑给摔了。可这一番苦心并没有让小王幡然醒悟。靠什么赚钱来买笔记本电脑?于是,小王听信网络上“卖掉一个肾对身体没多大伤害”的传言,开始上网寻找黑中介卖肾。

另一方面,一号被告人何伟因欠下多笔债务,于是想通过做非法买卖人体活体肾脏的中介牟取利益。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何伟联系到二号被告人尹申,要尹申为其寻找肾脏供体(人体活体肾脏供应者),尹申表示同意,他告知何伟,其所在的QQ群里有很多卖肾的供体。

确定了供体之后,2011年3月,何伟通过第三被告人唐世民,找到郴州一家医院“男性泌尿科”的承包人、第五被告人苏开宗,表示要用其手术室做血管缝合手术,并承诺每做一台手术均将付给报酬,苏开宗表示同意。之后,何伟打电话给云南省某医院泌尿科副主任医师、第四被告人宋忠于,要其到郴州市做人体肾脏移植手术,宋忠于同意了。

但就这几个人,还是不能完成一起人体肾脏移植手术,还需要更多的助手和医护人员。于是,何伟联系到郴州市一家医院的麻醉科医生黄龙东(另案处理),唐世民找到医院的泌尿外科护士黄美(另案处理),黄则喊来自己的丈夫、急诊科医生杨峰(另案处理),3人均同意帮忙做手术。

2011年4月18日和19日,小王和另外一名供体小黄在尹申的安排下到达郴州;19日,“老黄”(在逃)带着两名受体也来到郴州;27日,何伟通过唐世民找到苏开宗,请他提供手术室。28日21时许,何伟、尹申、唐世民、宋忠于和黄龙东、杨峰、黄美等人和供体小王以及受体来到医院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29日6时许手术完成。随后“老黄”付给何伟15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何伟付给苏开宗6万元、宋忠于5.2万元、唐世民1万元、尹申3000元。5月2日小王出院时,何伟给了他2.2万元。何伟在这次交易中实际获利56360元。

之后,小王用卖肾得到的2.2万元购买了苹果手机和苹果掌上电脑。但在手术后,小王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小王家人发现儿子有异样,经询问小王才道出实情。于是小王家人带着小王来到郴州警方报案,这起买卖活体肾脏案才浮出水面。经检查,小王为肾功能不全,其伤情构成重伤、三级伤残。

庭审现场 被告人均称不知小王未成年

昨日上午9时,该案在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开庭。记者看到,旁听席上坐满家属;被害人小王并没有出现,他母亲来到了现场。这位悲伤的母亲说,现在已经18岁的小王“每天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如今瘦得皮包骨,身体受到巨大影响”。辩护席上,律师坐了整整两排,除被告人的律师外,做手术的郴州医院和上海一医疗投资公司均有律师到场。

“在手术过程中,宋忠于是主刀医师,黄龙东负责手术中麻醉,杨峰协助手术,黄美给医生传递手术器械等,张某为巡回护士负责手术中的杂事……上述人员在手术前及手术中违反《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的规定,未对供体小王是否系未成年人等基本情况进行核实,便切除了小王的右肾。”法庭上,公诉人如此指控。

检察官在法庭上宣读了起诉书。起诉书称,被告人何伟、尹申、唐世民、宋忠于、苏开宗故意伤害被害人小王的身体致其重伤,5名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五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检方宣读起诉书后,小王的诉讼代理人向本案的被告人和医护人员、2家单位提出了227万元民事赔偿。

何伟第一个出庭受审,他表示不知道小王未成年,“他说身份证丢了,而且人比我还高,他自称23岁,我就信了。”

在受审时,尹申声称自己也卖过肾,“我几年前卖过肾,得了3万元。”他说,何伟看到自己加入的QQ群后,要其联系供体,“我带小王去体检、住宿,最终分了3000元,除去相关费用,我这一趟就赚了500元而已……”

唐世民则表示,他做完第一例手术后才知道是器官移植,而且他只是帮忙找护士,跟被割肾的小王没有任何接触。“何伟误导我,称这个手术是合法的,还有同意捐赠书……他说,参与手术的医生社会地位高,是不可能违法的……我只不过介绍自己做护士的老乡过来帮忙而已。”

宋忠于和苏开宗都做了无罪辩护。宋忠于称,自己只负责主刀,“别人告诉我该医院有资质,我相信了,其他事情我都不知道。”而苏开宗也表示,手术当晚他在家里睡觉,而且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何伟告诉我说,做的是血管缝合手术。”

因被告人众多,控辩双方就案件的焦点进行了多轮辩论,该案从昨日上午9时开审,于昨晚10时30分左右结束第一天的庭审,今日将继续开庭审理。

国内vpn推荐

海外华人vpn

华人看国内视频在线